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首页 > 记事作文 » 正文

作文]目光的投向

   条点评

  作文]目光的投向。任何人的目光都不可能是全方位的,总有一定的投向,只有在他目光所及的地方,才有他动笔想写的东西。有些人的目光总是停留在细小琐屑之处,而有些人则不仅能关注生活细节,还能把目光投向对一般人来说几乎是盲区的地方,投向深远宏大之处。

  第一篇曾被收入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在这篇微型小说中,作家以两个生活片断浓缩了一名曾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乞丐三年中的巨变:从一名深以乞讨为羞的知识女性成了老练而毫不知耻的职业乞丐。

  第二篇为散文,曾为多家报刊转载,最近在网上还引发了争议。面对乞丐,作者的心态由“盲然”到“坦然”,对那些向乞丐解囊的人不再仰慕,对那些扬长而去之人也不再侧目。

  相比之下,第三篇的作者要算是无名之辈了,她是一名在校的高中生,就读于华东师大二附中,此文获得了今年“文汇学子论坛”征文比赛的一等。这是一篇议论文,作者在文中提出,对流浪乞讨人员从“”到“救助管理”,法律迈出了一大步——从强制的一端自愿的另一端,这是否跨得过大了?中间是否还应该有几步(即过渡地带)呢?作者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这个似乎不属于中学生所考虑的问题。

  三篇文章,作者目光的投向是不一样的,聂文所瞄准的是乞丐令人生厌的表现及其丑陋灵魂。毕文所关注的是自己的内心,对乞丐这一“大城市眉眼上的瘤”,究竟应作出怎样的心理反应。而居文所聚焦的既非生活现象,也非个人情感,而是社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如何才能更加合理和完善,一般说来,这样的问题应该是有关职能部门考虑的,对一般群众,尤其是尚在求学的中学生来讲,这样的问题是难以进入其视野范围的,但是作为中学生的居颖雯的目光却抵达了这一鲜有人涉及的领域。

  聂文与毕文,笔者也很喜爱,但更喜爱的还是居文——虽然它写得不如另两篇精美,虽然它还不能运用娴熟的技巧和文笔来增添文章的亮色,它毕竟出自一名少年之手,但是文章所具有的理论勇气和独特眼光超乎群伦,令人称奇。它已不是停留在描述和反映现实生活的层面上,而是试图影响和推动正在行进中的社会和时代,大概这就是我们写作的最高境界了吧。读了居文,让人感到振奋,当代中学生虽然背负着沉重的学业和升学的压力,但他们仍有着可贵的赤子和人文情怀。

  目光的投向,亦即注意力所滞留、情感所萦绕的所在,它往往是一个人胸襟、志趣和气质的体现。对于中学生来说,要想提高写作水平,根本上还需要开阔视野、开拓的疆域,冲破的樊篱,走出汲汲于个人一时之得失的思维局限。

  《有没有一个过渡带》反映了当代中学生的优秀素质,自然也给我们学习写作带来了不少。

  第一,把目光投向行进中的现实生活,投向变化中的社会。现在中学生的作文,多是写个人情感和生活琐事的,或是议论一些有关人生的道理,作文的话题比较狭窄,离开现实比较远。这也不能全怪他们,现在,就是不少作家所热衷的也是小资情调、怀旧情调、小女子情调之类的东西,贴近生活、干预生活,试图给生活带来积极影响的作品太少。不少同学也曾把目光投向乞丐,他们写行骗的乞丐,写形形色色的“艺丐”,写乞丐后的心态和想法,但都是把乞丐作为一个相对稳定的静态群体来考察的,乞丐在他们眼里已是固定化、模式化、标本化了,而居颖雯同学所关注的是去年《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公布实施后发生的新情况、新问题。她的目光是紧随时代的,具有了一种“发现”的意义。乞丐的状况和命运随着新法规、新政策的出台和推行而发生变化,而许多人对这一点却缺乏足够的关注。如果我们关于乞丐的话题总是停留在以前的情况上,写出来的文章就会显得陈旧,与鲜活的生活相脱节。

  投向处于流变之中的社会生活的眼光是敏锐的、机智的,而写作则可以训练这种眼光。

  第二,把目光投向自己陌生的领域。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是一条堪称经典的写作理论,其实对于学生来说,此说就未必正确。对于正在成长的学生来说,写作更应是不断探究、丰富认知的过程。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作文教学的一些传统做法,“状态下的写作”——写作的过程,就是自己研究的过程,就是形成思想、提炼观点的过程。可以说,以提高学生应试技巧为目的的作文训练与提高人的素质是背道而驰的。对于中学生来说,“陌生的领域”太多了,笔者主张还是要多研究一些与社会现实发展紧密相连的层面的人文性的问题。居颖雯的文章谈的是如何进一步完善有关政策的问题,深层的却是对流浪乞讨人员的人文关怀。

  第三,把目光投向问题的深层。目光仅是投向或身边琐事,就会造成思想的缺失,而投向了问题的深层就能让思想泉涌而出。居颖雯的文章也可以这样写:《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的不足之处,它的实施造成了一些混乱,也使一些好吃懒做之人有了可乘之机,不少地方的救助站冷冷清清,而街头的乞丐却增多了,甚至在他们中间还流传着“城市是天堂,马是银行,要上三年饭,回家盖楼房”这样的说法。而她思考的却是:流浪乞讨人员是否有足够的素质、文化来理解、遵循、依靠法律?仅仅依靠传统的观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流浪乞讨人员的问题?这两个问题都很有价值。第一个问题指出了现行政策法规的制定是有疏漏的,而第二个问题考虑就不是如何“治标”而是如何“治本”了。接着,她又设想了四条应对措施:“建立多元机制”“恢复部分强制机制”“强化能力甄别机制”和“创建对口扶持机制”。读到这里,让人颇有一种——倒不是她提出了什么别人想不到的高见,而是一种情系黎民、心忧天下的胸襟和情怀。

  街头的流浪乞讨人员仍时有所见。他们中有老人、小孩,有各种残疾人,有跪地“求学”的年轻人。行乞的方式也多种多样,有沿街乞讨的,有口拦讨的,甚至索讨的。

  应该说,《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的实施和《城市流浪乞讨人员办法》的废止,从“”到“救助管理”,法律迈出了一大步——从强制的方式了自觉自愿的原则,但为什么却收效不大呢?这一步是否跨得过大了?从强制的一端自愿的另一端,中间是否还应该有几步呢?自觉自愿的确给予了流浪乞讨人员以自尊与,但一定的法律是以一定人群的素养为基础的,流浪乞讨人员是否有足够的素质、文化来理解、遵循、依靠法律?任何过高或过低的估计都有可能使法律无法收到其预期效果。

  再来看看层面对此的态度。关爱他人、互帮互助是社会所一直提倡的。因此从理论上来讲,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些街头流浪乞讨人员。但实际上,人们要做得符合要求又很难:如何区分需要帮助抑或无需帮助?当人们努力、给予关爱的时候,却发现已经陷入穷于应付、不胜应付的境地。其实,对于他们的态度,单纯的同情是远远不够的。帮助他们重建与,使他们能找到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人生之,可能显得更为重要。一时的援手,只能解一时之急;长远的安排才是根本之道。这就是源与流的关系。当人们一次一次伸出援手之后,再面对那些街头流浪乞讨人员,可能在心里付出的更多的是同情,而不是其他。由此,不难看出,传统的观对于这一类问题的解决也未必是屡试不爽的。

  流浪乞讨人员活生生的存在正在影响着人们所亲手创造的城市形象。他们的存在而任其发展下去是不可取的。那么,如果要走出或消极作为,下面的一些想法可供参考:

  一、建立多元机制。是介于强制与自愿之间的一个环节或层次,有助于解决强制的过于刚性与自愿的过于柔性问题。是机制当然就不是一个机构,而应该有一个政策区间,即工作的范围与力度。作为对现有条例的补充,将具有积极作用。

  二、恢复部分强制机制。对年轻体健、无所事事的流浪乞讨人员,通过条件下的强制回原籍,指导其经由劳动生产以自立,从而获得自尊与自信并重塑人格。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扶上马、送一程”,而不是一送了之。

  三、强化能力甄别机制。通过户籍网络对流浪乞讨人员建立平台,使之处于有效之下。这样,才有可能对这些人员的身份与能力予以及时鉴别并做出妥善处置。而无法甄别正是目前难有作为的主要原因。

  四、创建对口扶持机制。流浪乞讨人员的大量产生归根到底还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东西部差距悬殊的结果,因此,在国家加大西部开发力度与进程的前提下,努力在流浪乞讨人员易发、多发的地区建立扶持机制,使其不出便能获得帮助。这就能在源头上遏止大量乞讨人员涌入城市并诱发各类违法问题。

  设若有了这些“机制”,法律与之间就有了一个结合点与过渡带,那么眼下这道“风景线”的消除应是指日可待的。

标签:眼神作文
浙江回应“高考满分作文”:涉事老师停止参加评卷
返回列表